娛樂第一手丨8.8分港劇《嘆息橋》想講的不止於愛情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夜色帮福利网站首页_色色资源站2020_2020av新番介绍

大將生來膽氣豪,腰橫秋水雁翎刀。大傢好,這裡是拿不動刀的小編。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不吊大傢胃口瞭,一起來瞭解一下。

《嘆息橋》劇照

《嘆息橋》劇照

《嘆息橋》劇照

原標題:豆瓣8.8分的港劇《嘆息橋》想講的不止於愛情

2016年,作為香港ViuTV的開臺劇,《瑪嘉烈與大衛:綠豆》(以下簡稱《綠豆》)收獲瞭不錯的口碑,四年之後,同一個團隊操刀的《嘆息橋》於優酷首播。這部劇延續瞭前作中大膽的構圖和對愛情中人性的探討,不過,這一次,他們想把觸角深得更遠,除瞭講愛情中的瑣碎細節,他們也想揭開種種表象之下人物性格的成因。

這部非典型港劇更鮮明的特色還體現在敘事方式上。故事的主角是六個陷入感情糾葛的男女,每一集都會從其中一人的視角出發,開頭部分還會用十幾分鐘交代人物過去的故事。於是,我們發現,從不同人物視角出發呈現的故事存在細節上的諸多差異,這部情感劇也因此蒙上瞭一點懸疑的色彩。

ViuTV剛開臺時,董事兼總經理魯庭暉把小說《綠豆》交到制作部副總裁金廣誠手中。看過後,他們都很喜歡故事內容,特意找上《綠豆》的原作者南方舞廳合作。她開始策劃及監制《綠豆》電視劇,更向ViuTV引薦肥波及25擔任導演幾分鐘的《瑪嘉烈與大衛》先導片,反響不錯,於是ViuTV 就把《瑪嘉烈與大衛:綠豆》外派給他們負責拍攝,而黃琦琳就負責這部劇的編劇工作。同一個團隊三年後又操刀瞭《嘆息橋》。

最近,界面文娛和編劇黃琦琳、導演肥波、25聊瞭聊關於這部劇的創作思路、視聽風格、以及拍攝、選角過程中的思考。以下是對話內容,界面文娛略作編輯。

界面文娛對話《嘆息橋》編劇黃琦琳、導演肥波、25

界面文娛:能講一下這個劇本誕生的經過嗎?

黃琦琳:兩位導演和美術指導想開發一些新的題材,我們就想到,《綠豆》其中一集的主題是“羅生門”,其實我們在平時生活當中有些時候也會註意到,聽兩個朋友說同一件事或者對同一個人的描述可能是不一樣的,我們覺得這個現象挺有趣,所以就從這個方向去想。

我跟25導演又聊到瞭嘆息橋這個地點,我聽說嘆息橋其實有一個比較悲慘的典故,講的是那些要判死刑的人走到那個橋的時候會嘆息,但是導演他說他聽的那個故事是一個美好的愛情故事,我們兩個人從這一點開始覺得,其實這個地方跟我們要探索的形式也挺配的,於是我們就從這個方向出發想瞭一個關於嘆息橋的羅生門式的故事。

界面文娛:整個劇本寫作過程大概是有多長時間?中間有哪些大的調整?

黃琦琳:我們這個劇本的想法其實是2017年年尾開始的,其實中間關於它的篇幅,它的集數都有改變過。一開始我跟導演想拍一個比較短一點的劇,可能五集左右,後來經過很多溝通,配合平臺和中間我們創作上的擴展,最後定下來是十五集。2018年12月的時候,我們完成瞭全部的劇本。

界面文娛:劇本創作過程中有什麼比較困難的部分嗎?

黃琦琳:因為這一次不是很線性的寫法,所以有時候如果在細節上面有一些改動也會牽扯到後面的部分,所以我必須跟導演配合,制作階段和演員配合的時候也會有一些微調,這個是比較復雜的部分。

界面文娛:導演在後期的拍攝過程中對劇本有進行再創作嗎?

25:每一個演員在表演的時候都是代入瞭那個人物,所以他們會發現一些很細微的東西,他們可能想改動,所以到我們拍攝的時候也會微調劇本,這也是有好處的。因為我們這一次是根據每一個角色去拍的,所以每一集一些小細節都是不一樣的,也可以說這是輕松瞭。不用很統一,但也是很復雜,因為也會牽扯到剛才說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黃琦琳:其實導演在後期的時候也有再創作。比如第五集很多人都說很嚇人,他拍的時候其實是有想好要用閃屏的效果呈現,但是我在寫劇本的時候,其實沒有指明要閃屏處理,其實就是一場戲。他們是分別拍瞭兩場戲,然後把其中一場剪碎瞭插進去,所以在剪輯上面也是有再創作的成分。

界面文娛:之前兩位導演沒拍過電視劇,進入到這個行業會需要有一個轉型的過程嗎?

25:以前拍廣告的時候是三十秒至一分鐘的長度,電視劇有可能是六十分鐘或者更長的篇幅,所以用多少時間去處理那個故事,在這一點的判斷上其實有難度。另外,因為廣告是要售賣商品的,會跟客戶有很多溝通,所以在前期的時候會花很多時間去談廣告要怎麼拍,相對來說,拍電視劇的自由度高很多,題材也可以擴充很多,總之來說是更自由一些的創作。

因為廣告時間比較短,每一秒每一個畫面都要很精準,所以在構圖方面是比較講究的,如果把這個構圖方面的東西放在電視劇,可能就會像我們現在一樣,有一些特別的感覺吧。

界面文娛:你們會比較在意建立個人風格這件事情嗎?

肥波:我們不想重復自己,所以也不想有固定的風格,每一次新的項目也想有新的嘗試。

界面文娛:在作品的風格上,播出之後有很多人說導演的風格像其他的一些導演,像王傢衛,韋斯·安德森,這些導演對兩位導演產生過影響嗎?

肥波:其實我們不是刻意地去模仿王傢衛,但是因為我們看王傢衛的東西看得太多瞭,從王傢衛的電影,比如說《旺角卡門》《阿飛正傳》之類的,之後到我有機會去拍的時候,可能這些風格都已經進到我腦袋裡面瞭,所以我在拍的時候,可能是在拍自己的風格,但是有一些有學習過王傢衛導演的東西會慢慢在畫面裡呈現出來。如果有一些觀眾看到覺得像的話,其實也不是我刻意去模仿,隻是因為以前看得太多瞭。

25:一般創作人都是不停地去看別人的東西來吸收養分,然後那些養分會變成自己的風格,我很尊敬王傢衛跟韋斯·安德森的那些影片,也有看過很多他們的作品,但是我不覺得自己的風格和那個風格很相近。我們跟韋斯·安德森的距離還是很大的,比如說韋斯·安德森的那些影片裡的美術、置景,都是需要很多時間和機緣才能完成的。我覺得我自己的風格是我喜歡舊的東西,很老的東西。

黃琦琳:所以劇裡能看出很多不同的符號,有些觀眾能看到。

界面文娛:像鳳梨罐頭的那段算是致敬嗎?

黃琦琳:劇本裡有寫,其實在《綠豆》裡面也有鳳梨罐頭,這其實是我本人很喜歡吃鳳梨罐頭,也很喜歡看王傢衛的《重慶森林》,也沒有想說致敬,就覺得放在那邊剛剛好。

界面文娛:看到25導演說,特別喜歡村上春樹,能說一下哪一部作品最喜歡嗎?

25:我最喜歡的村上春樹的作品是《且聽風吟》,在不同的時間都會拿出來看。當我想東西陷入困局的時候,我也會拿出來看。不一定是按照順序去看,可能是隨便翻一頁就開始看。村上春樹書寫的方式對我也有一些影響,比如比較重視時間的概念,主線可能是很跳躍的,也沒有很明顯的主題,反而是用一些很小的細節去拼湊一個比較大的畫面。另外一個比較明顯的是符號,在他的書裡面其實有很多符號是重復的。你會看到他不是很刻意去說那些符號代表什麼,但是如果你看得夠多,你就知道這些符號拼湊起來其實還是有想要表達的東西的,可以拼出來一個新的故事。

界面文娛:《綠豆》和《嘆息橋》都是關註現代愛情當中的人性主題,為什麼你們對這個主題這麼感興趣呢?

黃琦琳:《綠豆》的原創小說就是關於男女愛情,所以我們做的時候雖然加瞭很多人性跟復雜性在裡面,但其實那個題材還是愛情,所以我們第二次在合作《嘆息橋》時就想超出愛情的范疇,比如說探討一下原生傢庭對一個人的性格的影響,裡面有倫理,也有一些心理學的概念,其實是比《綠豆》更復雜更多樣。在愛情方面,我自己本人寫劇本的時候也挺喜歡寫愛情,因為可能對這方面的東西更有感覺吧,所以就算《嘆息橋》我們想講的是人性或者更宏觀的命題,裡面會也包含著愛情。

界面文娛:在這個故事裡面,你們覺得最難呈現的人物是哪一個?

黃琦琳:我覺得Catherine(伍詠薇飾)是比較難處理的。Catherine以前是一個事業型的女生,但她也有傢庭,有老公,要處理傢裡的很多事情,後半段我們給她加上瞭情緒問題,帶出她可能有一些精神疾病。她跟兒子跟老公的關系其實是很難用很短的篇幅去說清楚的,三集的篇幅比較難表現這麼復雜的背景。因為這個故事人物比較多,復雜性也很強,所以就比較難。

25:我覺得阿Ken(陳奐仁飾)是比較難演的一個角色。因為他在前面的那條線裡背負瞭很多傢庭帶來的壓力,然後現代的那一條線裡,他自己跟他在Joyce眼中也是很不一樣,他在Catherine眼中也是不一樣的,所以這個人物比較立體多面,可以說是最豐富的角色。

界面文娛:在這個故事裡面,為什麼會設定Kevin(岑珈其飾)這樣一個比較有上帝視角的角色呢?

25:其實Kevin代表瞭香港的年輕人,他那個角色的設計也是按照香港年輕人的狀態去寫的。一些香港年輕人覺得看不到將來,對前途比較迷茫,但是他反而會很珍惜每一天,看東西也看得比較通透。

界面文娛:在演員的選擇上,因為這個戲裡面都有兩個版本的人物,一個是更年輕的,一個是中年版,那麼你們在選擇演員方面都有哪一些特別的考慮?

25:我選年輕版演員的時候,其實是根據演技去選的。我覺得相似度反而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他們年輕時代的故事就每一集的第一節放一些,我們覺得如果把它當成另外一個短片去拍攝也完全沒有問題。如果是兩部分完全割裂也不會影響觀眾接收到我們要表達的訊息。所以也沒有很刻意地說,一定要用中年的演員去演年輕部分,也沒有說一定要找很相似的演員。

界面文娛:找演員的過程會比較困難嗎?

25:因為我們在寫劇本的時候會有心目中想找的演員的形象,所以會在劇本寫完之後去找他們,有一些基本都是定瞭演員才寫的劇本,所以就沒有找不到的情況。但是困難的部分是,因為涉及到的人物比較多,有一些我們想用的演員或者是大傢比較熟識的演員可能他們已經簽瞭其他電視臺,選擇就會比較小,但是也很幸運,我們有很多年輕的演員,他們的演技也很在線,監制林保怡先生也在行業內建立瞭很多聯系,會找一些他的朋友去幫忙。

界面文娛:因為這次的敘事形式比較特別,想瞭解一下在拍攝的過程中是按照怎樣的順序去拍的呢?

黃琦琳:其實主要是看制作的過程當中有沒有合適的場景,怎麼方便就怎麼拍,還要去遷就演員的檔期。那個故事的順序本來就不是線性的,拍攝的順序也不是跟著故事去拍的,所以操作上面是挺復雜。

界面文娛:比如說中年版和青年版是分開拍的嗎?

黃琦琳:如果在同一個場景有可能是一起拍。

界面文娛:那算是增加瞭導演拍攝的難度是嗎?

25:其實也不一定,因為有時候可能效果會比較好,比如說在同一個場地,兩代演員都在同一個地方,可以互相觀察一下對方表演的方法,那就可以互相學習一下,更有利於大傢配合。

界面文娛:可以說這個劇的核心是放在這幾個人物的塑造上嗎?

黃琦琳:對,每一個人物也都擺出瞭他們的命題,你看每一集我們都設置瞭題目要探討。

界面文娛:在人物的典型性上,你們是怎麼去確定的呢?

黃琦琳:其實我們覺得我們設定的人物一部分有典型性,另外在典型之中也有特殊的地方。比如說媽媽過度控制會引起孩子性格上的問題,這個看上去好像很典型,但是他的一些行為細節,比如他跟女朋友相處的一些小細節,其實是在那些典型當中也加入瞭一些新的或者是比較生活化的體驗。

界面文娛:你們會去做一些調研之類的工作嗎?

黃琦琳:劇本方面的調研主要分兩部分,一方面就是去問一些身邊的朋友,有沒有關於原生傢庭對他們性格或者是愛情方面的影響,這方面我們有收集一些朋友的故事。第二方面就是去看一些心理學的書或者是網上的資料,瞭解一些性格的成因。

25:其實這個劇裡面我們三個主創都出賣瞭很多朋友,很多朋友或者是制作團隊成員的故事都放瞭進去。有一些觀眾覺得這個事情太誇張瞭,太特別瞭,其實那些都是可能在身邊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肥波:舉一個例子,阿Ken跟他媽媽的那一段故事裡,有一段是阿Ken在傢裡把玩具踩爛,其實就是在拍攝團隊裡面的一個成員自己經歷的故事,在跟他談過之後,我們就把這一段放瞭進去。

黃琦琳:我再補充一下,Sammy(周傢怡)跟Thomas(林保怡飾)同居那段是25導演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笑)

界面文娛:我看完之後覺得這個故事充滿瞭悲劇色彩,不知道你們除瞭想要闡述不同的性格是怎麼形成、怎麼去影響人,會不會有想法會提供一些解決方案之類的,還是說這種現象它就是無解的呢?

25:其實我不覺得很悲觀,因為我們在拍這個故事的時候,就是希望觀眾能看到,然後可以跟自己對比一下,他們可能會發現其實自己也不是很慘。觀眾如果看到自己經歷的一些事情看起來跟劇裡面的經歷差不多,就能感覺到自己不是孤單的,我們覺得這樣的話可以給觀眾提供一個出路。

界面文娛:你們怎麼看現在香港電視劇創新的方向?你們覺得港劇的未來的在哪裡?

25:我覺得其實每一個時代都會有一些新人出來,所以以前跟現在或者是未來也沒有太多的關系,創作最主要的是去找新的題材、新的事物,我們也希望我們這幾個人的團隊可以不停地發掘一些新的題材。

肥波:其實除瞭創作人去發掘新的題材,我們也希望互聯網視頻平臺和香港的電視臺可以再開放一些,多接觸一些新的導演或者新的題材。這次我們就很感謝ViuTV跟優酷對這種創新題材的接受,希望這次之後,平臺也可以再開放一些多元化的題材,給有潛力的導演多一些機會。

界面文娛:因為這次《嘆息橋》是在內地首播,你們有沒有想過根據內地用戶的喜好去做一些研究或者觀察,還是說你們想拍自己心目中的屬於香港的故事?

25:其實在創作這個劇的時候,我們沒有限定在特定的地區或者是不同的階層。香港隻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我想寫一些給全世界看的東西。我想要把香港這麼小的地方的故事呈現給全世界看,但是我會把重點都放在人性上面,因為我們覺得有關人性的故事是全球都能看懂的。

黃琦琳:關於內地觀眾的反饋,其實在《綠豆》時代跟現在我們都會看一些論壇上的評論,其實隻是好奇別人是怎麼看我們的作品,然後也會挺佩服很多觀眾他們看得很細心,看得到很多的細節,但是你說會不會因為他們的想法去改變我們創作的動機或者是故事,我覺得不會。

欲要知曉更多《8.8分港劇《嘆息橋》想講的不止於愛情》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

本文來源:娛樂 責任編輯:佚名